7月2日,湖南省張家界市慈利縣零陽駕校的教練李平,載著4名未通過考試的學員從考場返鄉。途中,李平情緒激動責備學員,超速行駛,車輛失控撞向路旁樹木,造成學員3死1重傷的特大交通事故。
  “無慰問,無說法”,痛失親人後,死者家屬曾“棺材攔路”討說法,結果引發群眾圍觀,4人因“鬧事”被警方強行帶走調查。
  目前,肇事教練被刑拘,涉事駕校欲訴諸法律,下一步賠償問題仍沒有解決方案。
  京華時報記者孟凡澤
  事件還原
  □超速駕駛事教練數次回頭罵學員
  讓65歲的鄭翠蘭沒有想到的是,開了20年車的兒子周軍華在C本升B本的考試中沒有通過。更讓她沒有想到的是,從未出過交通事故的兒子,卻把39歲的生命交代在了自己教練的車上。
  7月2日上午8點32分,周軍華給家人打了最後一個電話,輕描淡寫地說了句“我沒考起”,之後電話就打不通了。鄭翠蘭稱,兒子一直很樂觀,雖然為了這次考試,多次前往考場“踩點”,但沒有通過考試這件事,兒子並未放在心上。
  10點12分之後,家人給周軍華回撥電話數次,一直未有人接聽。半個小時後,家人接到了縣醫院的電話。趕到醫院後,家人才知道事情的嚴重:一起坐教練私家車回程的4個學員,途中遭遇車禍。39歲的向意志當場身亡,29歲的李永明在去醫院的途中死亡。周軍華和28歲的劉志民重傷。
  記者在事發現場的照片中看到,一輛銀灰色捷達轎車駛到路基下,撞上一棵直徑40cm的大樹,
  車身中部完全擠壓變形。
  在醫院搶救6個小時後,院方宣佈周軍華搶救無效死亡。劉志民則頸椎受傷,至今仍在長沙附院接受治療。當日,並未受傷的李平被警方刑事拘留。
  昨天下午,剛剛做完頸椎手術的劉志民告訴京華時報記者,因為頸椎骨折,有可能會造成壓迫神經,下半身今後將面臨無法動彈的境遇。“我記得很清楚,教練在回程中車速很快,一直埋怨我們幾個學員。”劉志民說,李平幾度回頭責備學員,好心的周軍華曾勸過教練,讓他專心開車,別總回頭。
  在警方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中寫有:李平雨天駕駛機動車上路行駛時安全意識淡薄,在劃有中心線的道路上以每小時73.79-82.1公里的車速超速行駛,且視線離開前方,回頭責備后座的學員,再回頭時車輛快速駛出路面,李平猛打方向,導致車輛甩尾側滑撞樹,造成人員傷亡、車輛嚴重損壞的特大道路交通事故,這是造成本起事故的根本過錯行為。
  家屬維權抬棺材到駕校討說法
  “事情發生了,駕校的人怎麼可以不聞不問?”鄭翠蘭說,兒子在醫院搶救的6個小時里,駕校方面從未有人出面探望。兒子過世後,也沒有人主動慰問家屬。
  據介紹,7月2日下午,家屬前往交通隊,希望駕校出面,但交通隊並未能“溝通”妥當,駕校方未露面。家屬還被告知,事情已經上報市政府,交通隊希望家屬耐心等待領導安排。
  次日上午,家屬前往市政府信訪辦,在見過市政府相關領導後,被通知“並不知情”。家屬希望政府協調,讓駕校負責人出面給個說法。在市政府相關領導的安排下,當日下午,駕校校長前往信訪辦,與家屬見面,並承諾賠償問題去交通隊談。
  4日上午,家屬再次前往交通隊,得到回覆:
  駕校負責人無法到場,沒辦法協調解決。
  忍無可忍的家屬們走上了維權的道路。4日下午,3名死者的家屬打著橫幅,帶著兩具棺材,前往慈利縣零陽駕校門口,討要說法,仍未見到駕校負責人。
  事態升級群眾圍觀致交通堵塞坐在駕校門口的家屬們,抱著3張死者的遺像,等了一天一夜。事態最終在5日下午升級。
  5日下午3點多,仍見不到負責人出面,家屬們將兩具棺材推到了駕校門前的公路上。前來圍觀的群眾也越來越多,造成交通堵塞。
  大約一小時後,百餘名警察趕來維持秩序。在當地群眾出示的現場視頻中,京華時報記者看到,一輛警車緩慢從駕校前經過,用喇叭廣播“限你們5分鐘撤離現場,不准鬧事”。群眾說,用喇叭廣播的警官,是慈利縣公安局周姓副局長。而在喇叭廣播一分鐘後,警察開始拉起警戒線,禁止群眾拍照,現場出現騷動。
  此時的鄭翠蘭坐在駕校辦公室內,聽到動靜便走了出來。她說,還未走上馬路,她就被5名警察強行拽進了警車,隨後被戴上了手銬,掙扎過程中,她還被拽掉了一撮頭髮。記者看到鄭翠蘭身上還留有淤青。
  鄭翠蘭說,她的大女兒、侄子,以及一個上前替他們講理的群眾也被警方帶走。直到6日凌晨4點左右,做完筆錄後,幾人才被釋放。“臨走前讓我們寫了一份保證書,保證不再鬧事,不然不放人。”鄭翠蘭說,當時她和她的女兒,在5日下午和警方拉扯過程中,鞋都破了,在派出所接受調查的幾個小時,一直光著腳,銬著手銬。
  □追警方有無暴力執法行為問
  在當地的論壇中,眾多當地網民發表評論,指責“警方暴力執法”,要求“還家屬一個說法”。記者在零陽駕校附近走訪時瞭解到,7月5日,前來圍觀的群眾有數千人,很多人用手機拍照,有人的手機被沒收,現場照片被刪除。當日的事件造成附近交通擁堵近3小時。
  對此,慈利縣公安局表示,當日由於死者家屬情緒激動,用棺材阻礙交通,警方不得已將4名鬧事者帶離現場,但並未有沒收群眾手機等行為,也沒有暴力執法的過程。警方一直配合政府在做家屬的思想工作,在勸阻無效後,才強行恢復交通。“當時出動50名警力,不包括政府的聯防隊員”。
  而慈利縣縣委宣傳部周小焯認為,政府對於此次事件,果斷展開應急預案,處理及時。市、縣級相關領導做了大量工作。關於警方是否存在暴力執法的行為,周小焯稱,不能稱作暴力執法,警方在執法時遇到反抗,怎麼可能不發生肢体衝突?
  肇事教練有沒有吸毒史
  當地論壇上,有網友稱,教練李平曾是大巴車司機,有吸毒史。對此,零陽駕校校長餘文化表示“不存在”,“如果李平有吸毒史,我們不可能錄用他”。餘文化稱,至於李平到底有沒有吸過毒,只有公安部門說的才準確。慈利縣公安局工作人員則表示,並不清楚。
  “教練脾氣不怎麼樣。”受傷學員劉志民告訴京華時報記者,教練平時脾氣急躁,學員在學車過程中遇到問題,不怎麼耐心講解。
  教練薪金與績效有無關係
  周軍華的岳父稱,事發後,當地交警曾親口對他說,經過調查,司機李平因為教練身份,其績效與學員考試通過率掛鉤,因為幾個學員屢次沒有通過,回程途中李平情緒激動,超速駕駛,導致事故發生。
  還有網友曝“黑幕”稱,學員如果成功通過考試,教練會得到200元的額外獎金。各種費用繁多,且教練要求學員請吃飯、唱歌和洗腳等行為,很普遍。
  餘文化稱,教練的薪金是每個月3500元固定工資,不會與績效掛鉤。學員們請教練吃飯、唱歌的事情可能有發生,但都是出於私人感情,不會是教練主動要求。
  劉志民回憶,每次未通過補考都要交補考費,其他駕校300元,零陽駕校卻要收取400元。據他瞭解,向意志考了4次,他和李永明考了兩次,只有周軍華是第一次考。每次李平陪他們前往考場,都直接跟他們每人再要100元補助,當做自己吃住費用。外加上每次去考場試車熟悉考場的每小時400元錢,劉志民稱學車3個月,除去學費7980元外,自己花費有近兩萬元。“隔三差五的會請教練吃飯,教練雖然沒有張嘴要求過,但好像是個不成文的規定。”劉志民稱,他們一個小組的這幾個學員,大家會平攤費用或者輪流請教練吃飯。
  下一步賠償問題怎麼辦
  “到目前為止,我已經支付了16萬元。”餘文化告訴京華時報記者,其中包括事發當天交到交通隊的11萬元安葬費以及支付給劉志民的5萬元治療費。他認為,事故雖然發生在本駕校教練的身上,但終歸還是駕駛員個人的責任。李平私自用私家車收費載學員回家,違反駕校規定。
  “事情已經鬧到這個程度,我已經請了律師,等待最後訴諸於法律解決。”餘文化稱。
  警方出具的道路交通事故認定書顯示,李平承擔本次道路交通事故的全部責任。
  北京雄志律師事務所熊烈所律師認為,如果學校沒有安排教練拉人,拉學生回程是個人的行為,應該由教練本人來承擔刑事責任和民事責任。其中民事責任包括善後賠償,而刑事責任包括刑事拘留等。同時,駕校不會承擔主要責任,但如果駕校在管理上存在疏忽和失職,應當負部分的補充賠償責任。
  據餘文化介紹,李平的家屬事發當天已交給交警隊1萬元,用於死者安葬。
  6日下午3點多,家屬們將親人的遺體從殯儀館領回,3家先後在8日、9日將死者下葬。家屬說,每家收到3萬元的安葬費。
  關於下一步賠償問題,家屬們只能在家中等消息。
  唯一讓鄭翠蘭感到欣慰的是,雖然兒子不在了,但家裡15歲的孫子,會偷偷地安慰她和兒媳:“不怕,還有我。”  (原標題:張家界教練飆車事件餘波未平)
創作者介紹

廖碧兒

jt37jtbqp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