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收官之際,曬出了對各地“政績工程”的治理清單:全國叫停663個“形象工程”“政績工程”,存在弄虛作假的436起問題中,共有418名個人被查處。這是中央首次大規模叫停“政績工程”“形象工程”。(10月15日《京華時報》)
  為官一任,造福一方。當官,是需要政績的,也需要政績和形象工程。一屆政府,擬或是主政一方的“一把手”,在財力允許、科學決策的前提下,搞一些有一定規模的、造福於民的“政績工程”,並非什麼壞事。關鍵是要切合實際,量力而行,不加重群眾的負擔,對當地經濟的可持續發展能帶來好處。
  但現實生活中,不少“政績工程”在運作過程中卻走了調、變了味。一些地方“一把手”不搞可行性研究,不搞科學決策,自己拍拍腦袋,想當然地就搞起勞命傷財的形象工程來。從雲南河口斥資2.7億建設的“文化長廊”3億拆,到申維辰主政太原期間更改設計初衷,將綠地、公園建為“新地標”、城市綜合體,再到萬慶良主政廣州後先後計劃建9個新城……其手筆之大,令人震驚。即便這些官員已經落馬受審,但當地政府還在為其不良社會影響付出後續代價。
  而今,中央首次大規模叫停“政績工程”“形象工程”,讓人眼前一亮。面對晾曬出來的“成績單”,我們在叫好之餘,也要追問反思,是什麼原因導致這樣的“政績工程”屢禁不止、愈演愈烈?細加一想,除了城市規劃考慮不周之外,更多的因素在於規劃決策“家長制”、少民主、少論證,在於我們的用人導向和對各級“一把手”的任用出現了不應有的瑕疵。大貪官王懷忠曾一語道破了天機:當官就是要多出政績,但關鍵不是讓百姓看到政績,而是要讓領導看到政績。
  細心的人們註意到,被稱為“規劃之神”的原廣東省委常委、廣州市委書記萬慶良,熱衷“推倒重來”的原山西省委常委、太原市委書記申維辰,他們的落馬,雖然與“政績工程”密不可分,但主要原因還是貪污腐敗。他們在任時,要風得風,要雨得雨,鮮見有人對他們的“大手筆”說三道四。倒台後,其種種“劣行”才被公開曝光。這樣的政治生態,才是“政績工程”禁而不絕的重要根源。
  俗話說得好,打蛇要找準“七寸”。遏止“政績工程”,必須鏟除其生髮的土壤。當務之急,一是要抓好幹部任用制度和文件的落實,使之不再“紙上談兵”;二是上級部門和領導要練就一雙辨別真偽的“火眼金睛”,對拍腦袋決策的“政績工程”及時叫停;三是在考評幹部時多問問“受益主體”的真實感受,用“民秤”來掂量官員“政績工程”的分量和質量,讓群眾成為事實上的“考官”。
  如此關口前移、標本兼治,官員的“政績衝動症”才會得到有效根治,勞命傷財的“政績工程”也才會少之又少。而實現這種願景,無疑還任重道遠。
  文/高福生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大規模叫停“政績工程”深得民意)
創作者介紹

廖碧兒

jt37jtbqp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